瓒崇悆绔炲僵濂栭噾 :1、

足球胜平负奖金 www.egrvk.com

半顆心的傷
1、作者:若曉辰更新時間:2018-10-18字數:5918

記憶中,我就像個快樂的小精靈,肆意揮灑著多姿多彩的青春。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我的生活狀態,那就是——萬人追捧!幾乎所有見過我的人都會夸我漂亮,漂亮得讓清晨的玫瑰也失去了它原本的色澤。

周圍同學毫不掩飾的贊美使我開朗、自信,一度以為這世上沒有什么事能讓我感覺不快樂!所以,我的笑聲總是回蕩在附中的上空,彌久不散。

那時的我絲毫都不知道,這些快樂會慢慢成為過眼云煙,消散無蹤!

這一切都該從高考結束之后說起——

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我從學校查完分數回來,意外地發現在那個只剩下我和媽媽的家里此時有了另一個陌生男人,他長著絡腮胡,有著圓滾滾的肚子,而我的媽媽,居然柔順得像只小貓一樣,一動不動地窩在他的臂彎里,滿臉的幸福洋溢。

看到這一幕,我的眉頭下意識地皺了皺,有些不自然地往房間走去。

“楚拉拉,你給我站住?!?/p>

很顯然,我的媽媽急于告訴我些什么。

“怎么了?”

我望向媽媽,而她的視線,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絡腮男。

“我要走了,你爸爸會來接你?!甭杪柚沼諢毓防純戳宋乙謊?,眼神中竟沒有一絲不舍。

“跟他?”我不敢置信地問了一句。

那真的是我的媽媽嗎?真的是那個最愛我的媽媽嗎?我記得,她曾愛我如生命。

我緩緩地移動步子靠近她的身邊,俯下身在她耳畔不解地詢問:“媽媽,你不是說過在這個世上,我是你最疼愛的人嗎?為什么,你要拋下我離開?”

“你腦子還清醒嗎,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從來沒愛過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我恨不得你去死!恨不得你去死!恨不得你去死……

我震驚地呆愣在原地,腦海中不斷重復著媽媽的話。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為什么?我做錯什么了嗎?

“你給我清醒一點吧,死丫頭!”媽媽站起身,野蠻地推開擋在她面前的我,回頭卻對絡腮男溫柔地微笑:“陪我進去取行李吧。我都已經整理好了?!?/p>

于是,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最愛我的媽媽,就這樣無情地將我拋棄了。即使提著行李箱從我面前經過,她都不曾看我一眼。我望著一地的狼藉,覺得內心的某個角落忽然間就崩塌了。

塌下來,遮住了整片陽光。

媽媽,我很清醒,一直很清醒。我甚至清醒地知道,這個生存了18年的家將在一夜之間不復存在!

整個屋子突然變得好空,虛掩的房門透著無盡的無助與彷惶。衣架上沒有了媽媽最心愛的大衣,鞋柜上沒有了她最愛的紅色小皮靴,所有關于她的一切都不見了蹤影……

只有我——她的女兒楚拉拉,被孤零零地留在這個屋子里,為這個地方存留一絲活氣。

不!這一定不是真的!

我跌跌撞撞地從這個只剩我一個人的家里跑出去,毫無方向地隨著無盡延伸的道路奔跑。也許,下一秒,媽媽就會出現在我面前,微笑著對我說:“拉拉,我的寶貝,剛才是在和你開玩笑呢!”

漸漸地,眼前的景物開始變得模糊,腳下的地面開始搖晃,我的腦袋越來越空白,心跳聲比呼吸更明顯……可我還是不愿停下腳步,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隨風飄進耳膜內。

“拉拉!你這是要跑去哪里呢?”

我倏地停在原地,顧不上喘息,用環顧四周快速搜索著聲音的主人。

周圍是熟悉的景致,原來,我不知不覺間已經跑到了附中的操??!

視野慢慢變得清晰,只見遠遠地,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走來。他右手推著一輛深藍色的單車,左手悠閑地插在黑色運動褲的褲袋里……

無法抑制地,眼淚嘩啦啦地涌了出來,瞬間沁濕了整張臉。隨著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卻蹲下身來,把頭埋得越來越低。真的很不想讓他看到這樣孤單無助地哭泣的樣子??!

“拉拉!”他終于走了過來,蹲在我身前,“你怎么哭了?”

我繼續抽泣著,臉上的淚水怎么也抹不盡,那些眼淚似乎想要將我淹滅。

“拉拉!”他伸出白皙的手捧起我的臉。

他輕輕地拭干了我的淚,那張臉終于由模糊變得清晰起來,就是想念中的模樣。但現在, 他的嘴角邊沒有招牌式的戲謔笑容,說明,我讓他擔心了。

“楚拉拉!”是充滿磁性的嗓音。

“嗯?!”

“傻瓜,我在問你為什么在哭?!”

“沒有?!迸Ρ蘋匱劭糝械睦?。

“我都看見了,還幫你擦了眼淚呢,不知道你這算不算睜眼說瞎話?!?/p>

“有沙子進眼睛了??!”我決定繼續死撐下去。

“哦,原來是這樣?!彼夯旱匕鹽依鵠?,嘴上應著卻一臉的不相信。

看到眼前的他,看到他嘴角漸漸浮起那熟悉的壞壞的笑,我忽然間就覺得不那么害怕了。剛才那排山倒海向我侵襲而來的孤單,也變得渺小起來。

似乎只要身邊有他的味道,只要能看見他,即使是再濃重的黑暗也不能將我壓垮。

看來,我已經把他當成精神支柱了吧!

他叫任煥,有著性感不羈的外表,玩世不恭的模樣,是大部分附中女生心儀的男生。而我卻奇跡般地一路過關斬將,沖破層層阻礙,很不可思議地追到了他。那些瘋狂追他的事跡我有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臉頰依然發燙。

他喜歡穿著黑色上衣騎著一輛深藍色的單車奔馳在各個角落,他總是很寵愛我……

我終于不顧形象地撲進他的懷里,并且用自己的雙手攀著他的脖子亂晃。他努力承受著我的重量,努了努嘴,“嘖嘖,拉拉,別鬧了,像以前那樣多好呀!”

“我不是一直都這樣么?”

這話聽起來倒有些怪了,我以前什么樣了?

“拉拉!”

“我在呢?!?/p>

“你不是變了,你是故意的吧?”他突然低下頭詢問著依然攀著他脖子的我,表情認真得無可挑剔。

我倏地無力地放開雙手,“煥,你是開始厭倦我了吧,開始嫌我煩了?還是……你喜歡那種很乖的女生?”

“不是啊,拉拉,怎么會這樣想呢?”任煥急著辯解。

“全世界似乎都開始討厭我了呢!”

我低下頭小聲地低喃著,不想再看他的眼睛。

“你在胡說些什么??!”

“我媽媽之前說過她最愛我,說我是這個世界上她最疼愛的人,可是,就在幾個小時前,她突然對我說她恨我,還說她從來都沒有愛過我……我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了。現在連你也嫌棄我,是不是所有人都要拋棄我了……”說到后面,我又開始小聲地啜泣起來。

怎么也無法抵擋的悲傷,從內心最深處涌上來,似乎再一會兒,就能將我完完全全地淹沒。

眼前的任煥,在前一刻還被我當成精神支柱的男生,現在卻絲毫也不理解我此時的心情,還嫌我鬧騰,這更讓我覺得無法承受。

于是,我斷斷續續地把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思緒混亂,語無倫次。也不管任煥是不是能聽懂,只顧喋喋不休地傾訴著。

整個過程中,煥只是用他那雙無盡溫柔的眼睛注視著我,眼神中有一些自責,但更多的,是心疼。我看到他很多次都欲言又止,最終他也沒開口,只是緩緩地將右手舉過我的頭頂,然后慢慢地落下來,一遍遍地撫摸著我的頭。

無盡的暖流就這樣從頭頂一直貫穿到全身,胸中的隱痛似乎就這樣緩緩釋然了……

等情緒平復下來,我就覺得任煥現在的舉動有點讓我哭笑不得,“喂,我又不是寵物,你別這樣摸我好不好!”

煥看著我委屈的模樣,一臉認同地點了點頭,神色認真地補充了一句,“我家的狗狗很乖,是不會哭鼻子的!”

“滾開啦,這算什么比較。我又不是寵物,更不是你家的狗狗!”我終于破涕為笑,掙扎著推開他仍然在輕撫我頭頂的右手。

他沒有反抗,只是用右手作思索狀地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哎,楚拉拉,作為寵物,這么蠻橫的話是會被主人拋棄的!”

“滾!”

“哈哈,狗狗最擅長的不就是滾嗎?”

才不是,狗狗擅長的是跑!”我自以為得意地回答著。

他卻一臉壞笑,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然后又嘀咕了一句,“寵物的切身體會??!”

我終于反應過來,齜牙裂嘴地就揮舞著拳頭朝任煥砸去,他卻早有防備地靈巧避開,然后一氣呵成地騎上了自己的深藍色單車……

“楚拉拉,追到我了就讓你打!”

“楚拉拉,作為寵物你完全不及格誒!”

“楚拉拉,如果你以后乖點我會考慮停下來載你……”

那一天,我的叫罵聲彌漫在整個校園上空,而在我第五遍高呼“任煥,你再不停下我以后就不理你”之后,那輛深藍色的單車才不情不愿地緩緩停止了轉動。

于是我得意地沖他吐了吐舌頭,并且如往常一樣靈活地跳上了他的單車后座。

任煥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后惡作劇般地把單車踩得像要飛起來一般。我一邊摟緊他的腰一邊抱怨,他卻笑得歡極了!

然后我在車后座大聲地哼唱著一首我自以為最符合我此時心境的歌曲,完全不在意早已被我扭曲的音調和歌詞。配合著歌聲,是我夸張地在空中揮舞著的雙手——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我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五音不全的人,唱得那么大聲、那么投入。任煥倒是個盡心盡力的聽眾,靜靜地聽著,張揚地笑著,一句抱怨也沒有。于是我也就唱得更歡了。

就這樣,空曠的校園內回蕩著我并不好聽的歌聲,以及單車輪與草坪摩擦發出的一些悉悉索索的聲響,仿佛全世界就剩下了我倆。

其實,唱得這么大聲,只是怕自己再想起剛才發生的那些事,怕自己控制不住悲傷的情緒,怕自己的脆弱被煥看見,怕被他說成是個愛哭鬼……

“拉拉,你想去哪里,只要你說得出,我都能帶你去,騎著單車帶你周游全世界也行,哈哈!”原本安靜地蹬著車的任煥側過頭來對我說。

“好啊,那我們一起去世界的盡頭吧!”

到了世界的盡頭,應該就不會悲傷了吧。

“行!”他連連點頭,“可是你說的那個盡頭在哪里?”

“你先帶我去我們學校的盡頭吧!要記著不能把我摔著,不能時快時慢,不能邊騎邊吹口哨……呀!”在我還絮絮叨叨的時候,任煥又加快了速度。

“你還真是……嘖嘖……話多,就像個歐巴桑!”

“你才是呢!你踩慢點啊,誰讓你轉彎的,哎呀,你不要扭啊,你到底會不會騎……你有沒有學過啊……”

“閉嘴!”

吐了吐舌頭,我終于乖乖地噤了聲,總不能讓任煥討厭我吧!

于是我抱緊他的腰,把頭靠在他結實的后背上,然后努力地汲取著他身上的香味。依然是那種清爽的薄荷味,透著淡淡的清香,記憶中久違的味道。

我兀自沉浸在自己深深淺淺的感觸里,完全不知道此時的任煥奮力踩著腳踏車的右腳其實早已滲出血水來,紅色的血已經染紅了他白色運動襪的大半。

事實很明顯,前幾天他到教學樓頂找我的時候曾被碎玻璃片劃破了腳,傷口就在他努力踩單車時再次崩開。

可是他依然咬著牙頂著疼痛在校園里一圈圈地載著我,如果不是由于光線太暗絆到了一塊很大的石頭,我想就算是讓他流盡最后一滴血,在我叫他停下之前他也不會停下。

我們倆一起摔在了草坪上,不一樣的是,在我落地的前一秒任煥把我撈到了懷里。

“楚拉拉!”他把我緊緊地鎖在懷里,仍然氣喘吁吁地說,“抱歉,遇到你之后似乎我連騎單車的技術也退步了!”

我任由他把我抱在懷里,頭頂著他的下巴,感覺著他急促律動的心跳,莫名地仰望著滿天的星空。

我想如果不是天空太黑暗,他就一定能看見我紅到耳根的臉,因為我們的姿勢看起來似乎太過曖昧,我像一只小貓一樣蜷縮在他的懷里,他像一張昂貴舒適的毛毯一樣包裹著我的整個身體。

我不由自主地問:“任煥,你真的只喜歡我嗎?”

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渾濁起來。雖然之前我直透他的雙眼看到了一顆完完全全屬于我的真心,但當他聽到我的問話時,我卻發現——

那雙眼睛里有一個模糊的影子,是一個女生。似乎就是鏡中的自己,又似乎不是,我并不能看清她的容貌,只知道似曾相識。

“拉拉,你怎么了?”任煥伸手晃動我的肩膀。

“我沒事,你怎么樣,沒事吧?騎個單車也這么不小心,到底疼不疼啊你,傻的吧,不會看路?”恍過神來的我又急又氣,對著地上的任煥一通臭罵。

“現在是我受傷哎。你要弄清楚,是誰死皮賴臉地跳上我的車后座!不載你我能摔么? 你要補償我!”

任煥你就是個無賴吧!

我低下頭不再說話,為了想換掉這個曖昧的姿勢而努力地掙扎著,卻在站起來的過程中再次踩到了他的右腳。他終于痛呼出聲,漂亮秀氣的五官痛苦地糾在一起。

“怎么了?怎么了?”我有些慌了,伸出手就想去扶他。

“哎喲哎喲,很疼啊,除非你給我補償……”

“行了,你到底想怎么樣,給你三秒鐘考慮啊,1——2——”

我終沒能把3喊出來,因他當機立斷地對我說:“把你的手機給我!”

“要手機做什么?”

“你給不給???!哎喲,傷口又疼了……”

“OK!”當下我忙不迭地往白色的挎包里掏著,耳聞任煥一直在呼痛,我就有點手忙腳亂,掏了半天也沒能掏出手機來。后來他索性把我的整個包都搶了過去,在里面稀里嘩啦地亂翻一氣,找到了手機,又笑得很奸詐地把包扔回我的手中。

我站在一旁鼓著腮幫子,卻也無可奈何,畢竟,他是用血的代價來換取這所謂補償的機會。

可是,他要我的手機做什么呢?看他在那邊拿著我的手機搗鼓了半天,我好奇地湊過去看。

竟然在刪我短信??!

這小子用留血的代價來換刪我短信的機會?這是為什么?我的手機里沒什么特別的短信??!

“煥,你為什么要刪我短信?有這點時間,還不如處理傷口呢……唔唔……唔……”我的話卻沒能說完,因為任煥已經趁機吻住了我的唇。

瞬間,我完全透不了氣了,心臟狂亂地跳動著!雙手慌亂得不知道該放在何處,只能懸在空中,而瞪大的雙眼里浮現出煥陶醉的臉孔和嘴角邪氣的笑,我的臉頰倏地一下就紅透了。

并不是第一次被煥吻了,感覺卻像是第一次……

記憶中的那個吻啊,又慢慢地浮現在腦海里,回味起來突然覺得很不真實。這時,煥終于抽離了唇瓣,他忽然間感慨萬千地說,“拉拉,吻你的時候,你很乖很安靜呢!”

“……”

“你知道嗎?以前的楚拉拉,表面上故作堅強,其實很脆弱;她總是躲在角落,安靜而認真地注視著自己在乎的人,卻常常忽視了自己的存在!”

煥的眼神里有著深深的依戀,我卻覺得他說的那個我似乎與自己記憶中的性格有些出入,然而又說不出不妥的地方,或許有段日子,是那樣一種狀態吧??贍且歡ú皇俏冶糾吹男愿?!

于是我出聲抗議,“煥,大部分的時候我不是那樣的吧!”

出乎意料的是,這次他并沒有再辯解,只是用更加迷離的目光注視著我,仿佛是透過我的身體看向另一個我的存在。

“煥?!”我有些不安地叫他。

他緩緩回過神來,“怎么了?”

“是不是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我是真的有些困惑了。

“哈哈?!彼笮?,把我攬進懷里,“沒事呢,我送你回家吧!”

是真的沒事嗎?可是為什么煥的眼里卻有著深深的無奈,無法抹去的隱隱的憂傷似乎也潛藏在他的眉間。

“走吧!”他再次喚著在兀自發呆的我,然后伸出左手攬上我的肩。我就這樣架著他走在高考過后空蕩的校園里,仿佛世界都靜止在這一秒。

“你的腳沒事吧?”我試探性地問。

“沒事。你是不是想知道我為什么刪你短信?”他側過頭來看我,話題一下子轉到了之前我感興趣的問題上。

“當然?!蔽藝鼗卮?。

“因為——我要你的手機里只有我一個人的信息!”他霸道地擁住我,“之前所有的事,都不重要了?!?/p>

胸腔里的暖流就這樣涌了上來,涌到了眼眶,漾在眼窩里就快化成滾滾的熱淚了……

在媽媽離開后,在我覺得全世界都討厭我的時候,我終于強烈地感覺到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在乎我的,而且是深深深深地在乎!

“煥,是個傻瓜!”我終于喃喃地說。

讓人無比心疼的傻瓜!

他輕笑著把我摟得更緊了。我們彼此依偎在一起,慢慢地滋生出一種即使這個世界只剩我們兩人也不會害怕的感覺。

那天回到家之后,空蕩蕩的手機里收到了任煥傳來的短信——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一切都會好起來,因為我已經把過去全都刪除了!

輕輕地合上手機,閉上眼睛,恍然間如釋重負——

還好,在這個世界分崩離析的時候,我還能找到一個屬于我的角落。

作者:若曉辰

加入書架足球胜平负奖金 下一章 >>2、

暫無相關評論,就等你了~